如果邓丽君能唱一回评弹

今天一大早,很多朋友刷屏邓丽君。1995年的5月8日,邓丽君在泰国清迈香消玉殒,关于她的身世、关于她的歌、关于她带给一代人的回忆,真有一本大书可以写。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:......

  今天一大早,很多朋友刷屏邓丽君。1995年的5月8日,邓丽君在泰国清迈香消玉殒,关于她的身世、关于她的歌、关于她带给一代人的回忆,真有一本大书可以写。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:4月1日是张国荣离世的纪念日,那一天会有大批“荣迷”刷屏缅怀,但那一天的社交平台会有另一批朋友纪念一位战斗英雄,更会有人话里有话地说:“为一个歌手刷屏,而英雄被遗忘了……”其实今天,5月8日,21年前的今天也发生过一件大事,也有几位英雄牺牲,今天也有很多朋友发帖纪念。但好像没有看到有人把邓丽君和为国捐躯的英雄对立起来,没有人说“为一个歌手刷屏,而英雄被遗忘了……”是啊,歌手和英雄本是两个领域的人,歌手会崇敬英雄,英雄也要听歌。如果英雄没有捐躯,兴许也是个“粉丝”。把他们对立起来的朋友,可能只是看到很多人刷屏纪念一个自己不喜欢、不熟悉的人,心里不舒服,所以要“不吐不快”。从4月1日和5月8日不同的气氛,也可以真切地感受到邓丽君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。没有人不喜欢邓丽君,在她的纪念日,连杠精都不说话了。

  人人都爱邓丽君,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。今天看到不少文章写邓丽君,大家都知道我喜欢评弹,不妨我来写一点她和评弹的关系,作为一点补充好了。不少评弹艺术家都喜欢邓丽君,蒋月泉尤其如此。“苏州电视书场”公众号2017年8月29日刊登苏州电视台前辈导演殷德泉先生的文章:《我与蒋月泉大师五次零距离的相见》,写到一段蒋月泉对邓丽君的评价:

  “邓丽君歌声能振动东南亚,可见她的歌声已冲出国界,没有语言的障碍了,这是什么原因值得伲去研究。不久前有机会在香港我和邓丽君交流了一下,邓丽君十分谦虚好学,连苏州评弹也爱听,虽然听不懂,优美的弹词唱腔也能惹她喜爱,这位响彻东南亚的女歌星博采众长,难怪她的歌声如此动人,经久不衰。”

  蒋月泉说这段话是在八十年代,事实上他早就已经在自己的艺术作品中融入了邓丽君的元素。2017年11月3日《新民晚报》刊登记者王剑虹的文章《今天,我们寻找蒋月泉!专场演出纪念“蒋调”创始人》,其中说到蒋月泉晚年的代表作《农讲所里教诲深》在唱腔中借鉴了邓丽君的歌曲《小城故事》。要知道这是蒋月泉1979年创作的作品,那个时候听邓丽君,还只能偷偷摸摸地呢。

  《农讲所里教诲深》是主旋律题材的作品,而唱腔可以借鉴邓丽君这样一位当时认为是“靡靡之音”的歌手,老艺术家的眼光和魄力让人佩服。要知道那个年代唱歌,连用“气声”都要被斥责为“黄色”的。《小城故事》这首歌是邓丽君1979年推出的,蒋月泉当年就能用在自己的作品里,真正做到了“同步”。蒋月泉晚年曾在香港定居,不知和邓丽君有没有接触和交流,有待专家进一步考证了。

  喜欢邓丽君的评弹演员不少,杨振言是其中之一,这张照片是1985年5月在香港尖沙咀柯士甸道的杭州餐馆天香楼拍摄的。香港的天香楼虽然做的是杭州菜,但创办人陆冷年先生却是苏州人。香港天香楼和杭州天香楼同根同源,做的都是原汁原味的江南老菜。杨振言和邓丽君在这里“邂逅”,实是再妥帖不过。

  蒋月泉和杨振言都是说“小书”(即弹词)的,有说有唱,在唱腔上和邓丽君有交流很正常。但邓丽君和说“大书”(即评话)的艺术家关系也不错,那就说明他真的对评弹艺术有兴趣了。说《包公》和《七侠五义》的金声伯是邓丽君的忠实粉丝,据说收藏了几乎所有邓丽君的唱片和磁带。八十年代他去香港演出,经无锡籍港商陆文藻的引见,认识了邓丽君。据金声伯回忆,邓丽君虽然因为语言不通听不懂评话,但还是非常感兴趣,请友人把内容翻译给她听。邓丽君赠送给金声伯全套的卡带和大量照片,邓丽君去世二十周年(2015年)时,金声伯曾向采访他的记者展示过。只是到2017年的时候,金声伯也因病去世,和邓丽君一样,成为故人了。对邓丽君,金声伯有这样的评价:“她的声音是独一无二的,再模仿也是徒劳。”

  邓丽君和那么多评弹名家有过交往,如果时光倒转,她在某个演出场合和评弹来一次“跨界”,蒋月泉或杨振言唱《甜蜜蜜》?或是邓丽君来一段《宝玉夜探》?并不是不可能的。可惜邓丽君始终未能有机会在内地登台,这样的跨界,终于没有实现,也不可能再有机会实现了。

上一篇:电视评书《杨家将》:从书场到荧屏 变和不变都有哪些 下一篇:通腑泄热伤寒论里治疗阳明腑实证的经典方药!

水果沙拉

腊肠怎么做好吃?推荐腊肠炒芥蓝
海带怎么做好吃?推荐凉拌海带丝
21道广东名菜介绍
端午节饮食注意
湘菜推荐:果香酿豆腐
桂花糕的做法有哪些